Undómiel

之前的账号http://mirkwoodmikoto.lofter.com/被我搞丢了现在转到这里
港片、日剧日影现已加入特别基脑洞豪华套餐

【大圣归来同人/微大圣x江流儿向】皈依

     前言:这基本上就是个玻璃掺糖的故事,比较黑暗,基本上是听了一堆大圣相关的歌听出的灵感,看电影的时候觉得佛门没那么容易给大圣开外挂x设定如来自囚禁大圣于五行山起就要求他答允护送东土取经人,皈依佛门之事但都被大圣拒绝,可以理解为文中江流儿已死,大圣终究心怀慈悲,为唐僧十世之一的江流儿情愿皈依,放下齐天大圣的桀骜不驯,护唐僧西去取经。                              

                                                    皈依

     “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跪一人为师,生死无关…金箍当头,欲说还休。”

                                   ——《悟空》

  “江流儿…傻瓜。”喉间只剩下干渴的嘶哑,他张了张口,只能勉强挤出变了调的句子;在玉帝老儿面前喊过“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张狂声音暗淡的不像是属于孙悟空。

    山崖上老僧与无数稚童眼底映着那个曾经被称为齐天大圣的瘦高影子,他极其小心的用指尖触碰磐石间压着的孩童手臂,曾经的温暖散尽,触觉只徒劳的传递来一阵僵硬冰冷。穿过山谷的凛冽风声吹鼓了他的布衣,一如在云端吹动他红到扎眼的披风。他眨了眨眼,总也压不住一点莫名其妙的酸涩感觉,金色的瞳孔从未有过的染上了空洞的失神,液体弄得视线模糊,看不清小和尚手里以他自己为形象的布偶,看不清灵霄殿的方向,看不清花果山的寒暑,看不见他孙悟空与天公比肩争雄的傲骨。

    他想像五百多年前面对天兵遮云蔽日的白羽箭那样站起身,毫无顾忌的笑着说一声“我的儿,那点货全交代了你也赢不了爷爷。”可腿软的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个踉跄就轻易地跪了下去,石壁触及膝盖,过于坚硬的承接足够他呲牙咧嘴半天。他管不了,救不了傻丫头小江流和那些无辜的凡间孩童,他毁了阴司的生死簿,破不了凡间的生死劫。猴王勉强扯了扯唇角留给自己一个苦涩的弧度,低下习惯了高傲的眼眸扫过牢牢箍在腕上的法印,那还是百年之间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

    他早该答应如来,可惜当日狂性未改;如来那老头最不嫌麻烦,每五十年便派参透了拈花一笑的大迦叶来花果山下问他那个一模一样的问题,都叫他一样骂了回去。他不愿放下齐天大圣的显赫荣光对佛门卑躬屈膝,齐天大圣从来懒得管什么禅机佛缘这等麻烦事,他想象了无数次有朝一日走出那个狭窄囚室的景象,从来都不是如来替他规划的那样,他只想他的花果山水帘洞,瀑布流泉山桃遍野,一杆杏黄旗打着齐天大圣的名头,逍遥自在不羡神仙。

    如来,这是你对我的天罚吗?人人道佛门慈悲,却也残忍至极。渐渐明朗起来的诵经声萦绕耳畔,一点点压垮他的桀骜;猴王仰头望向他头顶无尽的苍穹,耳畔巨石沿着山崖滚落就重重砸在他身边,山崩地裂猴王却充耳不闻;天宇之上压抑的阴霾依稀散尽了一点,云层厚重的缝隙间隐隐透露金色佛光。孙悟空穷尽了一生想逃脱那个掌控,他以为他的命数超脱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就能得自由,终究如来道高一尺,齐天大圣命格注定永远翻不出释迦牟尼的五指山。

   既非东方朔,谁愿做神仙?孙悟空一拳狠狠砸在地上,法印加身却还是在地面留下了一块清晰地裂纹,若连自己身边的一切都挽救不了,齐天名号又有何用?他拼尽了身上残留的所有力气扶着不断震颤的石壁站起身又无力的跌回去,早已被磨破的布衣膝盖上也见了些许血色。“释迦牟尼!如来!如来…佛祖!”他听见自己声嘶力竭的喊着佛陀的尊讳,太上老君八卦炉里,斩妖台上雷劈火烧都没吐出一句求饶傲气声音最终还是软了下来。“我,齐天大圣孙悟空,愿弃名号!愿舍妖道!愿皈如来!愿护唐僧!如来佛祖,你听见了吗!”

   而后,顽石化铠,烈焰做袍,金乌出于东山把无尽的天空与江山万里都镀上一片显赫金红色,涅槃之后世人又一次得见,那名为齐天大圣孙悟空的传说。

“阿弥陀佛,南无斗战胜佛。“

图侵删




评论
热度 ( 2 )

© Undómi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