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ómiel

之前的账号http://mirkwoodmikoto.lofter.com/被我搞丢了现在转到这里
港片、日剧日影现已加入特别基脑洞豪华套餐

【存课堂及日常文章.最难相忘伊红妆系列】记我爱着的那些女子们之李清照

 

                                        惊鸿一面

                                                    ——记李清照

    《漱玉集》里惊鸿一面,瞥遇回廊,余梦悠长;只缘伊一顾,使我思恋朝与暮…古有柳絮喻雪白头吟断肠,胡茄十八唱断离殇;词曲间有她把那怅茫化作蝶恋花一场,谁言才高从来是儿郎?

    “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一阕新词里那“眼波才动被人猜”的娇好女子,是不是说着她那年最真挚的少女情怀?毫无顾忌的日子足够她争渡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不曾轻狂,便枉年少。自然心境自然诗成,少年人的笔墨因青春年华而已经足够明艳,如她自己的《鹧鸪天》中所言,不需太多浅碧深红色,清水出芙蓉“自是花中第一流。”那时的她也无疑是幸运的,身处包办婚姻的大框架下能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共谱金石共叙情真,称得起才子佳人一段人间佳话。卖花担上“怕郎猜道”方知奴面更比花面好,方知相思苦甜有多少。

    “一面风情深有韵。”一段传谣里那“今年海角天涯”的点点哀伤,是不是记着她那年最深情的追思过往?辗转家国离恨,金石散尽,所欢远别,岂是一句“魂梦不堪幽怨”得以尽书。昔日还得“兴尽晚回舟”今日“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几番憔悴亦再难盼回明诚的归影,几多伤悲更让她不堪劳累;“浓睡不消残酒”谁知镜里朱颜“人比黄花瘦”。思来生涯几多变迁,辗转山河流离,不想平生江南塞北。被翻红浪,又添疏狂,再问卷帘人昨夜雨骤催花落去,“应是绿肥红瘦”。人生总伴随着蜕变与舍弃,属于她少女时代的轻快明丽早已随着爱人的逝去成为过往风光,她将一生所有的悲欢苦乐融在笔尖,融在心上,融成一段沉郁低回的千古词话。千年后谁又能知道,当时“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月移花影约重来。”一篇故事里那“柔肠一寸愁千里”的缱绻情思,是不是藏着她那年最执拗的倔强坚韧。不觉逝水年华,追忆总是或忧或喜,不尽然如当初所想那样完美无瑕;流光总是最好把人抛,当日“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明艳少女,如今已成了“病起萧萧两鬓华”的垂暮老人,想必一手好诗才落笔行云,文史通彻古今“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但不知要多少世事沧桑,才能把“春到长门草青青”的闲情雅趣,化作“死亦为鬼雄”的豪情壮语,要多少艰难困苦,才能把“望断归来路”的柔情似水,化作“此花不与群花比”的执拗倔强。夜来风雪揉损琼肌,哪怕垂泪时“也不似,贵妃醉脸,也不似,孙寿愁眉”。红颜老矣,然此心历经沧桑,虽深深刻下伤疤,但不曾为之苍老,在沉郁中振起,豪情亦不输须眉。而把那因伤痕铸就的坚强写进词中,便成全了那柔中带刚的千古情肠。

    留住你一眼,使我常感怀,留得你一面,写在我诗笺。她不是武瞾,没有那舍我其谁,功过无悔的天子气概;她不是木兰,没有那替父从军,征战沙场的雄姿英发;她的光华于青史流长中虽是惊鸿一面,然温和不失坚韧,从容不失敏锐,不增不减,亘古难移。李清照,这个原本娇柔的女子出众的才华在那个女性地位偏低的时代得到世间男子普遍的承认,无疑有她独特的人格、才情魅力,因而得以在世人心中铸就她的美丽,直到如今。惊鸿一面,风华绝代。



后记:已于第十六届中国少年作家杯评为三等奖


评论

© Undómi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