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ómiel

之前的账号http://mirkwoodmikoto.lofter.com/被我搞丢了现在转到这里
港片、日剧日影现已加入特别基脑洞豪华套餐

【圣斗士同人.去寻他吧体】涅槃之佛陀.处女座黄金圣斗士沙加

前言:两年前写出的东西了,文笔稚嫩但当时的辛苦历历在目,记得虽然不信奉宗教,但那年为了这篇文章在参拜本地龙泉寺之时特地请了佛经回来仔细研读才敢动笔,点点滴滴凝成了自己满意的作品,愿今朝仍不改当日初心,谨慎细致,不言劳苦,尊重手中那支点染下梦寐的笔。


*#本篇涉及宗教内容,笔者系多方资料知悉,若有错漏不妥还请指正#

  “一炷香烧一念佛,一钟声响一念空,无量殿香火,古藏经阁,曾经的佛陀。舍利宝塔慈悲诺···我听见佛在说,是非因果,本源无对错。”

                                                                   ——《法源寺》

  去寻他吧,或许他还存在于佛经句句传诵过流光的箴言,或许他仍被铭记在大圣战史的某一页某一行间。

  处女宫,那最接近神的男人恍若虚幻的金色身影在对手的记忆中向来端坐莲台,淡然以对惊涛骇浪,无畏无惧,无悲无喜,仿佛真似是故事中菩提树下执念着真理的佛祖释迦牟尼①,一句句念着古老的揭语。佛陀圆寂之所的双树下他却出尘脱俗身不沾落花②。扬手菩提珠捻过敌手心头贪嗔痴③的原罪,作为旁观者凝望世人的执迷叹屡劝不行,恍然超脱凡俗。

  幼时,这个仿佛早已没有任何事可以将之动摇的男子亦曾为恒河④中浮动的消逝生命落泪,问着主宰一切的诸天神佛为何人生如此,为何凡人注定如此,这大抵便是一颗佛心,便是慈悲。

  十二宫之战,只因一念感动于那神亦难及的执着,毅然令不死鸟再度翱翔于天。他深知执念铸就的血池地狱与遍地荆棘阻不住那个后辈的羽翼。他低眉,心中是否悄声念着一句句经文祈祷这些后人注定布满阻抑的前路能在他与十二宫与雅典娜的虔诚中一番平坦。

  冥王篇旧日并肩战友竟成敌手,他没有也来不及像天蝎座那个率性而为的少年一般叹息一句“我的挚友,你为何背叛?”他默然不语,转身将一切付诸行动,前尘他未曾悟透佛陀为何拈花一笑⑤,今生在莲台上却透彻的通晓那从冥土归来的人究竟真正执念着何方。

  沙罗树的粉霞染了悲哀,耳边仍声声漂浮着他离开前的遗世之言。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提前退场,为了这场圣战一样提前终结。他早已无暇顾及与他并肩作战的人是否懂他的心愿,更不知此身陨灭,是否会有人在他墓前为他诵上青灯古佛前百听不厌的经卷上言。

  雅典娜之惊叹,毁灭一切于无形的力量也无法摧毁这份坚定的信念,作为进入冥界的先锋军,单骑战过多少强敌后生晚辈不得而知,反手向冥王掷出三叉戟的勇气又有几人能及?只是临别前血书一句“阿赖耶识”凝结多少流连,那是他的执念,那是他的期盼,那是他闭目无言的寂静世界里几番推敲参透的禅机。望神女明思决断有日破冥府,望后人再加奋战终当传佳音。

  此路之上,千难万险,生死只在一瞬间,想必早已看穿生死劫的他最清楚圣斗士的归途总在死亡的彼岸。可若得凉风知此意,驱尽黑暗时身化齑粉又有何惧?大地上永存的美好,那历代圣斗士不惜拼尽生命捍卫着的爱与正义,亦是处女座的佛陀对世间身处水火中的众生一句“慈悲无我”的应允。

  叹息之墙前一切终了,佛陀凝眸问他:“沙加,你为何执念至此?”“地狱未空,誓不成佛。”⑥

后记:

注①:传说佛祖三十五岁在菩提树下成佛

注②:出自《维摩诘经·观众生品》,天女散花典故,笔者所听版本是百花仙子散花试探诸菩萨与佛的大弟子道行,众弟子修行未成皆沾染花瓣,花瓣唯遇菩萨而坠

注③佛教中三毒(“经云:诸佛从本来,常处於三毒,长养於白法,而成於世尊。三毒者:贪嗔痴也。言大乘最上乘者,皆是菩萨所行之处,无所不乘,亦无所乘,终日乘未尝乘,此为佛乘。”)

注④印度教圣河,在印度北部,源起喜马拉雅山,注入孟加拉湾。《圣斗士星矢》原著中恒河流域冈底斯河是沙加修业地,亦有沙加年幼时为恒河流域冈底斯河中浮尸感叹人生短暂难以对抗永恒的死亡与询问神佛人为何而生,人生是否只为经受苦难感而落泪的情节,笔者因而引用。

注⑤:佛教传说,一日灵鹫山上,佛陀说法,却只是拈花示众,不做多言,众人中只有大迦叶会意而微笑。大迦叶亦因此受佛陀传法,被尊为禅宗的印度初祖。

注⑥:出自《 占察善恶业报经》,大愿地藏王菩萨曾立誓:“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因而大愿地藏王菩萨自无量无边劫以来修行,虽功德足以成就佛位,然仍以菩萨身普度众生



评论

© Undómi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