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ómiel

之前的账号http://mirkwoodmikoto.lofter.com/被我搞丢了现在转到这里
港片、日剧日影现已加入特别基脑洞豪华套餐

交换日记.Arthur

  前言:多年前的交换日记,而今看来当日的感想尚历历在目,谨以此纪念我的即将远去的少年时代

九月六日,多云

    卡梅洛的天气阴沉的令人有些烦躁,厚重云层卷积压抑着天空下的城堡,我依然在训练场上重复着拿起佩剑向对手攻击或抵挡的动作。

    王子大概是世上最累的职业,有些事在王室荣光的笼罩下无人知晓:国王应做到的一切他必须学着做,因为终有一日他会像父亲一样登上大殿中的王位;国王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原因做不到的他要替国王去做,比如穿过下城区国王从未见识过的贫民疾苦,跨上马鞍奔向下一个战场···因为那是他需要守卫的父亲和王。兴许还会见识千奇百怪的魔法进犯,忍受和父亲各种出奇原因的拌嘴以及卡梅洛有史以来最蠢的仆人,这当中最不幸的莫过于我,Arthur,出生在潘德拉贡家族,好吧,也许只有我能忍受这一切还有Merlin那家伙。

    刚刚训练快要结束的时候碰到了Morgana,因为被女人注视着造成的分神让我在一向擅长的剑术上出了岔子,Morgana居然说什么“很愿意让你再尝尝当年被我揍的感觉”本着身为骑士应有的精神和道义我知道我不该跟她计较,但是她的首饰我大概可以扔俩件。

    令人无法忍受的是Merlin居然在后面跟着嘲笑我,明天他陪我练长枪穿铁环陪定了。

    下面还有一场宴会,今天的确很累,但卡梅洛的子民大概希望他们的王子出场。

 

九月七日晴

    早晨出奇的是被投进卡梅洛特宫的阳光叫醒,而不是Merlin的聒噪,据说是今天没什么活动所以我才勉强得闲,阳光下笼罩了卡梅洛很长一段时间的多云天气也随之消散。

    忽然觉得也许生活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糟糕,和Father拌嘴的时候只要乖乖听着他一会就好了,魔法的攻击总是能在骑士之剑与皇家的威严面前变得不堪一击,战场的事是骑士的责任和荣耀。至于Merlin···蠢是蠢到极点了而且笨手笨脚,大部分事做不好,我一直觉得他上次说的“大傻蛋”是在骂我。好在他唯一的优点是纯属意外的情况下···起码比开玩笑都是铜铁什么的家伙有一点意思。

    天知道我这是怎么了,睡了一觉想法就改变了简直是神话,Merlin给我下了什么药吗?说起来今天他还必须要陪我练长枪穿铁环,那个很容易逼出他的实话。

 

九月九日多云

   数不清第几次和Father原因诡异的吵了一架,也算不上拌嘴,只是意见不一。

   起因是偶然的闲谈里提到了卡梅洛特骑士团最近一些不良的风气,骑士们毕竟出身贵族,总有些养尊处优的习惯,明显这并不利于团结和随时可能面对的战争【←作为一个Arthur其实没资格说别人x】话题莫名转到离开卡梅洛许久的兰斯洛特和高文身上,我向Father提出我对《骑士法典》中有关于骑士身份永恒的第一条限制,必须是贵族出身这种条例产生的怀疑和不解,起码我一直觉得平民中亦有具备才能的人。Father似乎对此并不认同,他固执地认为我一定是在下城区走动太多受到了平民的影响,或者是中了什么魔法。

   如果我还是个男孩,我也许会立刻顺从于父亲和国王的想法,现在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思想,我依然认为平民也该拥有成为骑士的资格和其他很多事情的权利,而且他们会更为坚强勤奋,并因珍惜这些机会而更认真。

   回去的时候很不巧看到Merlin又在犯蠢,以至于晚宴的时候我随便抓了身衣服套上应付差事,为此Morgana用以拐弯抹角嘲讽我的时间起码有二十分钟,我想没哪个王子会有愚蠢至此的仆人,也许我上面所说的一切有关我个人对平民的认识里,Merlin是出奇的特例。

 

 

        九月十日雨

           数日来被阴云压抑了许久的骤雨终于造访卡梅洛,非常不幸的是他来访的时候我正在训练场练习着长矛。

           我和我的骑士们落汤鸡一样跑回王宫的时候广场上的水早就积的没过了脚踝,我把这当成一把凉水澡基本没问题,只是卡梅洛特宫排水的问题看来又要提上日程了。这次Merlin终于在他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并且做了他该做的事,看在那碗及时递过来的热汤份上我就决定忘记他说的那句“Arthur你看起来像个白痴。”

           现在为止雨还是没停,也许除了妨碍训练进程这点外还不算什么坏天气,某种意义上雨水也驱散了卡梅洛夏季持续过久令人简直无法忍受的的燥热。

           处理完一切兼容了华丽辞藻和麻烦情况的文件,提笔写下这篇文字时才发现Merlin已经睡着了,夜雨声好像无法驱散他的困意。

           拜托,蠢到这种程度就算了,起码打呼噜声音小点啊,Merlin。


评论

© Undómi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