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ómiel

之前的账号http://mirkwoodmikoto.lofter.com/被我搞丢了现在转到这里
港片、日剧日影现已加入特别基脑洞豪华套餐

【圣斗士】门(上)

*赛奇x白礼

*初中文笔渣渣慎入

*下部遥遥无期

  空寂的走廊不断反射着金属靴底敲击大理石地面的声响,任由雪白的披风快速的翩延拂过石柱。头顶花纹繁复的穹顶旁,神话中那些仁慈神袛雕像的目光带着若有若无的哀伤凝望我手中原本属于这个时代教皇赛奇的三重冠。我的手一颤,还能在那上面感受到赛奇大人对于封印双子神执念的坚定,那几乎不容任何阻抑。马尼戈特的笑容带出的豪情、加上他牺牲时那瞬的壮志未酬,跟着空中划出的一道弧线稳稳落在我手上,一瞬让我觉得我手中的东西仿佛有千斤之重。

  我抱着手中已被我捂得温暖的金质三重冠急匆匆冲进教皇厅的时候,我的师傅白礼应该已经坐在正中央那张华丽而又落寞的王座上许久了。

  “吾师···”我出口的声音明显带着喑哑与一丝难以掩盖的颤抖,我根本不知道下面的话我该如何说才算是最委婉最不会伤人,那对于与牺牲挂钩的事实在困难。“赛奇···走了吗?”出乎我意料的,平素一直习惯了直来直去很容易被幼年调皮的我激怒的师傅,竟然如此坦然的接受着他最亲近的那个人永远离开不复归来的消息。我低头,金色的发丝顺势垂下掩盖了我目光中一定带着的,战士明白“胜败乃兵家常事”之理后就不该再有的悲伤,喉咙干的可怕“是···是的。”

  师傅仰脸的瞬间我在他虽历经岁月却一丝浑浊也不曾沾染的眼眸中捕捉到了一丝很快跳过的水光,他的嘴角很艰难的扯出一个弧度,从我的角度能看到那搭在白布麻衣上面成拳的手明显的打颤,师傅的倔脾气还强迫着他稳住另一只手握着的刀柄。“呐···这么说,死神达拿都斯是被封印了吧。”我再也忍不住一遍遍重击我内心最柔软部位的悲伤,在师傅视线内身形一矮跪倒,圣衣膝部的金属与地面接触发出一声脆响“可是我们的教皇···赛奇大人也···”

  金阶之上那双眼睛只是静静凝望着我,眼神出奇的平静坦然,厅内流动的空气都跟着染了丝静默,他动了动刀身,似是想击破这诡异的沉寂。我抬手狠狠擦了两把脸上不争气的炙热液体才敢看向师傅,从前他总说作为战士,眼泪是多余的东西。

  我忽然发觉师傅的视线正好落在我方才进入的门,那是扇装饰华丽的白色雕花漆门,精致细密的镂刻着希腊传统惯用的花纹。“史昂,我一直以为我很了解赛奇。”师傅如此开口,声音喑哑。一瞬间都不像是从前那个我所熟悉的替女神镇守在嘉米尔百年还一直如少年般意气凌霄,誓灭冥军的师傅。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师傅,张了张嘴,又发不出声音。“现在看来我是最不了解他的啊,在这个座位上的寂寞,我一点都不知道。”师傅叹了口气却又笑了一声“呵,史昂啊,刚才你进来之前我一直望着那扇门。”我下意识转头看向师傅话语中出场颇多的门扇,十八岁的我还未参透那扇门中又包含了怎样的情由

评论
热度 ( 4 )

© Undómi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