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ómiel

之前的账号http://mirkwoodmikoto.lofter.com/被我搞丢了现在转到这里
港片、日剧日影现已加入特别基脑洞豪华套餐

【初中写的段子大放送】圣斗士剧组的一个集中大礼包

*初中那会文笔太奇怪了,凑合看吧QAQ,不喜请点击小××,不撕逼

身化星辰莹辉的前一刻他用此生唯一能视物的机会透过天马座年轻到未脱稚气的面孔望向卡隆岛的方向,轻风拂乱了他的金发,眉间朱砂痣的红艳随着他的身形渐渐淡去。那转世的佛陀,用生命守护了前方万家灯火,换来了义军的希望后淡然转身毫无畏惧的踏上死亡的归途,大圣战史的一页便如此记叙着他生而为战士短暂而璀璨的史诗。只是他徒思量了一生,神佛却未告诉他如何参透一个情字的禅机,颓然坠地的木栾子不知远方卡农岛的男人望着手中一点流转着美丽金色的光华恍然泪下。——德释.歌词系列.天若有情凡心动

 

*“刺客是冲着天马座来的,圣战伊始我们不能就这么损兵折将,圣域的防卫要加强了,艾尔熙德···”男子习惯性的回身寻找那常伴左右的王者之剑,却发现不知何时已不似旧日追随身边。“希绪弗斯大人,摩羯座的那位大人在意大利前线啊,您忘了吗。”阶下杂兵适时的开口禀报打断了男子的思绪,那双幽深的瞳孔复又望向前线的方向,依稀还能看见漫天失乐园遮掩下的晴空湛蓝的仿佛他眼底那层色彩,含着对未来的希望与祝愿。“啊,他应该在追寻大义之道的路上。”——熙希.诗词系列.“都护在燕然”

 

摩羯座艾尔熙德是当年那场圣战里唯一一个未曾真正在梦界坠入梦境的圣斗士,因为他明白自己的梦中除了一直想将手中圣剑磨砺为锋刃的夙愿,还会有他想用那柄圣剑护于身后的,那个男子温润的笑脸。那同时是这个在高手如云年代仍号称“圣斗士中最可怕”的男人最大的软肋。——熙希.诗词系列.“不知何事萦怀抱···梦也何曾到谢桥”

 

*“处女座的阿释密达。”他简短的介绍自己,金发在风中微微浮动,纯净的侧脸顿首垂眸间仿佛都凝结着阿耨达池的莲香。

  “那个禅机,我至今都没参透。”他身披的黄金圣衣过于夺目,眉间朱砂痣沉静,手中菩提珠捻过慈悲为怀的信仰,宛若真正的佛陀端坐莲台普度众生。

  “童虎,你的徒弟,虽然有点不足,但却是个不错的男人。”他在今生的五百次回眸上又添一笔,然后奔向死亡的归途,抛却彷徨,再不回首,情爱是空。也终于换了你在庐山的岁岁年年中常叹惋那日为何没有几分留住他的勇气。——童虎X阿释密达


他听着他要去冰原的消息,只是收了毒针继续说着那些傲气的夙愿,嘴角一丝弧度未改轻狂,尽管他知道这次也许真的会燃尽尚在胸腔中跳动的心脏——卡路迪亚X笛捷尔.歌词系列.“…他全都说好,提也不提苦恼。”


评论
热度 ( 4 )

© Undómi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