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ómiel

之前的账号http://mirkwoodmikoto.lofter.com/被我搞丢了现在转到这里
港片、日剧日影现已加入特别基脑洞豪华套餐

【圣斗士同人/无cp向】不死鸟

.大概其算个第一人称自述体,浑浑噩噩间脑子里蹦出的片段,是脑补了黄金十二宫篇一辉和沙加在小宇宙扭曲的异维度里会发生什么,可能受小时候看的清宫小说影响,自娱自乐,勿撕逼


  我的身体在一片虚无的橙红色浪涛里浮动着,那浪涛像遍布死亡皇后岛的岩浆,却又感受不到任何温度;像地狱里才有的血海,却不像是冥界那般阴森恐怖,它们彻底浸没了我的下半身。以我看来我现在面对的只是一片无穷无尽的虚无,没有此岸,也没有尽头,在这里所有时间凝结成滚烫又冰冷的回忆,也许这里根本没有时间。

  处女座依旧保持着跏趺坐双手合十结印,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这个时候还能悬空停在我头顶正上方的,坠入这个力量冲突间造成的纬度,反而让我被废去的五感一点点恢复了过来,我已经能清楚地分辨出他的五官;我的青铜圣衣不明原因竟是一副完好无损的模样,而黄金圣衣不知何时已经从他身上解开。他脸上却还是一副无悲无喜的模样,不见一点慌乱,像是佛陀高坐莲台俯视人世众生,不知从何而来的风扬起他单薄的僧袍,在我脚下那片火光般的波浪映衬下他周身的黄金首饰烁烁映出华光“你还是不怕吗,一辉,哪怕我们的前方就是死地?”他如是发问。

  “我无所畏惧,处女座的沙加。”我几乎不假思索的用我能发出的最大音量回答他,也许我是在借机否定他身上那种仿佛来源于神明的威压感,沙加依旧闭着眼睛,从他毫无波澜的脸上我显然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他忽然毫无征兆的微微垂首,似乎是做出了一个叹惋的表情,接下来的语气就显得更加诚恳了“我在冥想时也从没有到过这个维度,我猜想这是由刚刚的小宇宙冲突扭曲成的空间,所以我们身处这里,要面对的也可能是无生无灭,永无尽头,这对圣斗士而言与死亡别无差异。”

  “我要做的已经都做到了,星矢会拯救真正的雅典娜,瞬…我弟弟瞬会过得很好,他已经有能力保护自己了,他是个真正的男子汉”我相信星矢能拯救纱织小姐,却把最后一点用不同的说法强调了两三遍,我自命不懂什么察言观色,这十三年来地狱般的生活里没人教我这个,但我自己都听得出我快要溢出言语的担忧,于是我改为拿战场上惯有的威吓遮掩我可能永远无法知道结果的迷茫

  “你们的战斗是有目的的,虽然我不相信什么信仰,我讨厌那种集体的东西,艾丝美拉达死了,圣域连她的坟墓都不肯给我留下,城户光政也死了,我的憎恨也没处发泄,我不需要活着,也不想再活着面对这些麻烦”

  同样涌动着一片橙红色的“天空”粘腻的坠下一块貌似可以称之为岩浆的东西,不偏不倚竟越过那位现世的佛陀,落在了我的肩甲上,那一小块立刻丝丝缕缕冒起些白烟,我随手把它拂了下去,当我的手指接触那种物质时摸到的触感却是冰凉的“我很想死,沙加,所以你吓不到我,先考虑考虑自己吧,泥胎菩萨。”

  沙加的肩膀剧烈的颤了一下,随后意义不明的低笑出声,越笑发出的声音越大,我一时间恍惚觉得他是肯定了什么意料之中的事情“你不想死,一辉”他好像格外费力才能止住笑声,也许他是当了半生的黄金佛像很久没这样笑过“想死的人不会在乎他的衣物是什么样,圣衣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衣物,一种能防御身体的衣物。”

  他解开跏趺坐双脚踏在我面前可以称之为大地的位置,说实话,我真是讨厌极了神佛大人这我行我素的作风。我还未来得及反应太多,就被他一把拽住手臂拖进了一道刺眼的光线里,我知道那是正午的阳光,只有地中海上的希腊、雅典城最高处的帕特农才有这样的阳光。

  “白羊座的黄金圣斗士穆,我想你帮我一次”在我因为这耀眼的日光晕厥前一秒,我听见这辈子头一遭走下莲台的佛陀如是说。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Undómiel | Powered by LOFTER